福运娇娘

安碧莲

首页 >> 福运娇娘 >> 福运娇娘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带着超市去异世 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小妖易躲道士难防 黄四娘家花满蹊 书穿小炮灰逆袭记 野兽嗅蔷薇 天命凰谋 修仙不如跳舞 养兽成妃 带着生活游戏去古代
福运娇娘 安碧莲 - 福运娇娘全文阅读 - 福运娇娘txt下载 - 福运娇娘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番外五——福运娇娘

祁昀和叶娇回京后,也没有在京城里待多久,不是回老家瞧瞧,便是要出门转转,日子过得逍遥得很,哪怕是几个孩子也不知道自家爹娘又去了何处。

不过他们都知道,这两人以后怕是不会在京城里常住了。

果然,过了不久,祁昀和叶娇便搬了家,回了老家的庄子里,准备安度晚年。

如意便像是之前的叶娇那样,过年时候会回家瞧瞧,次次都带着小黑,小黑也保持着一年掉一次毛的规律坚强生活着。

日子就这么平顺的过,叶娇多少也能明白柳氏的心思。

儿女自有儿女的福气,各人自有各人的前程,为人父母给他们留下退路也就是了,多的便不用过多操心。

叶娇倒也不会总去刻意打听京城里面的事情,不过几个孩子和好友的信件倒是雷打不动的每隔几天就来一封。

旭宝一点点的往上走,终于实现了儿时的愿望,做了宰相,只是让爹爹给他天天念书的心愿暂时是无法实现了。

如意也做了奶奶,之前那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如今也要开始跟叶娇念孙子孙女调皮捣蛋。

叶宝学习用功,仕途顺利,做到地方巡抚,造福百姓,很受爱戴。

楚景明这位帝王也常常被人夸赞,开海路,建商队,且他比起楚承允来更加果决坚毅,是非分明,在他治下,武将们的权利等到巩固,指哪打哪,分外勇猛,几场战事下来,边关那般复杂的地方都扫了个干干净净。

宁宝骁勇善战,还得了个诨名叫玉面阎王,这名字听得叶娇笑了好一阵子,宁宝每次都咬牙切齿不许人提。

不过战场刀剑无眼,宁宝也不是次次都能无往不利。

白虹果救过他一命,延盛草结的果子也吃了两颗,算是让宁宝安稳度过了最凶险的时候。

待他升至一品官位后,寻常人想要近身都难,也叫这才不担心他会有性命之忧。

没有外敌肆虐,商贸发展越发恒通,国富而民强,这些不用别人告诉叶娇,娇娘光是从自家相公越来越忙碌的日子,以及账簿上越来越多的银钱就能看得出来。

不过祁昀并没有抓着手里的铺子不放,只因为之前儿子女儿不是做了官,就是当了官娘子,总不好让他们再涉及商贾之事,但旭宝的二儿子祁瑜自小就对数字极其敏感,不爱读四书五经,反倒格外喜欢瞧着祁昀算账做生意,祁昀同旭宝商议一番后,便把祁瑜带在身边。

小祁瑜生的可爱,那双眼睛像旭宝,也就是像了叶娇,而笑起来的模样像旭宝的娘子文氏,很是温润,面相就让人心生好感。

不过祁瑜内里是个狡猾的小东西,旭宝就不止一次的念叨,自己是个老实人,娘子文氏虽然精明却直率,谁知道生了个小狐狸出来。

可这个小狐狸得了祁昀的喜欢,一直带在身边,等祁瑜长大,祁昀就毫不犹豫的把手下的所有铺子和商路都交给了祁瑜打理,祁昀自己当起了名副其实的富贵闲人。

他一开始做生意,就是为了娘子,现在不做了,也是为了娘子。

祁昀觉得什么事情都比不上陪娘子过日子重要。

叶娇也终于能把记账的这事情撂到一旁,日子松快很多。

又过了两年,石氏搬到了距离叶娇不远的庄子里。

刘荣身上有老伤,哪怕精心调理,叶娇也给了调养的药材花,不过到底是不如年轻时候的骁勇,再加上祁笈、叶安和这些年轻人能挑的起大梁,刘荣就请命外任。

得封节度使,属地为定州旁边的嶂州。

恰巧祁家老家便在这附近,石氏索性买了个庄子,挨着叶娇,有时间便来同叶娇说话。

不过待上了年纪,石氏还是同刘荣一起回了京城。

祁家的根在这乡野之间,但是石氏的家却在京城里,如今楚景明也退了位,把帝位给了太子,石天瑞作为三朝元老,地位稳固,刘荣和石氏的孩子也在京城为官,还有孙辈重孙辈,无论是议亲还是交际都需要已经成了太夫人的石氏操持。

叶娇却依然留在这里,旭宝做了宰相,宁宝官拜大将军,如意也是富贵自在,个顶个的能耐,爹娘也就能松快很多。

只是再好的日子也有过完的那天。

当叶娇发现自己现在已经没办法让新找来的延盛草开花时,便知道,自己怕是时日无多。

她悄悄的将枯萎的延盛草埋了,然后慢悠悠的回了屋子,侧身躺在踏上睡了。

等到了傍晚时候,叶娇睁开眼睛,便感觉到自己身边便是祁昀。

祁昀见她醒了,笑着抱着她,将一碗已经晾好的茶水喂到叶娇嘴边,待她喝了才道:“我们如今都不是年轻时候了,寻常侍候花草的事儿免不得劳累,还是让手底下人去做,你瞧瞧也就是了,别总是自己动手。”

叶娇喝着水,闻言应了一声,而后抬头瞧着祁昀,眨了一下眼睛。

不知为何,叶娇突然问了句:“相公,人的性命不过百年,你说是先走好还是后走好?”

祁昀不知道为什么叶娇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其实到了他们这个岁数,对于生死不是特别忌讳就是特别看重。

好在祁昀从小就经常在生死边缘上挣扎,故而看得很开,也很通透:“若是我选,我选后走。”

叶娇轻轻地扣住了祁昀的指尖,轻声问道:“为什么?”

祁昀收紧手指,反手拢住了叶娇,语调依然平缓:“以往都是娘子护着我,养着我,让我健康和顺,我总不好让娘子再承担丧夫之痛,”说着,祁昀就笑起来,“只是到时候你记着多等等我,我总会去找你的。”

叶娇的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祁昀:“你,知道?”

“知道什么?”

“知道,我不是常人。”

祁昀笑容轻缓,声音温和:“知道,只是我以前觉得娘子能活上千百年,如今看到反倒是我拖累你了。”

叶娇则是摇摇头,像是安了心一般,多年的秘密现在发现不算是秘密,她唯一的隐瞒也不复存在,此刻反倒觉得无比踏实。

可是最终先去的依然是祁昀。

叶娇是明白缘由的,白虹果救命,延盛草培元,只是这些都要靠着人参来调养。

她现在体内的人参精魄已经不再像是之前那样有效,延盛草尚且养不活,对祁昀的帮助怕也没有那么大了。

祁昀离开的那个下午,两个人坐在一起晒太阳,总是作息规律的祁昀突然说自己有些困倦。

叶娇握了握他的手腕,便知道时候到了。

她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是陪着祁昀一起回了房间,躺到床上,落下了床帐,像是每天入睡前时候那般紧紧依偎,女人挽着他的手臂,呼吸清浅。

祁昀像是能感觉到什么,伸出手,放在叶娇后背上拍了拍,声音依然是只对着叶娇才有的温和:“我大抵要食言了。”

曾许诺过不让自家娘子伤心,偏偏人算不如天算,他终究还是要先行一步。

叶娇却笑了笑,没有掉眼泪,只是对他道:“那这次,你等等我,好么?”

祁昀点点头,回了个笑,而后便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叶娇挨着他,指尖轻轻的在男人的眼角眉梢轻轻勾勒。

哪怕这人不再年轻,可是在她心里,他依然是成亲那晚的模样。

隔着红色的盖头,也能看得出他俊秀无双。

是自己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一直叶娇的指尖放在他的嘴唇上,再也感觉不到男人的呼吸,她才收回了手,安静的跟着合上了眼目。

本以为没有相公哄着,自己怕是很难睡着,可是这次叶娇睡得很踏实,没多久就进入梦乡。

再一睁眼,看到的却不是熟悉的床帐,而是夺人眼目的璀璨光芒。

她下意识的伸手挡了挡,而后微微一愣。

这双手,莹白如玉,指尖细长,瞧着……竟是年轻得很。

而后叶娇细细打量了一下周围,便发现这里似曾相识。

这个山洞,这些晶石,还有那块大的惊人的玉石……

好像是在好久好久之前,她还是小人参精的时候,被其他妖怪追得慌不择路,无意中找到的那个山洞……

“你可算醒了,我还以为是那个坏鸟骗我呢。”

这声音也耳熟,叶娇不由得扭头看,就对上了一双漂亮的狐狸眼。

眼尾上挑,笑容明艳,背后还有一条毛茸茸的银白色大尾巴晃来晃去,对上叶娇目光时,那尾巴慢悠悠的过来蹭了蹭叶娇的脚背,见叶娇下意识的往后躲,胡玉儿笑意加深。

叶娇这才反应过来,张开手臂直接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小狐狸,软糯糯的道:“玉儿,真的是你。”

胡玉儿没想到自己迎来的是这么热情的小人参,不过想想,以前这小人参就喜欢连根带叶的往自己这里扑,胡玉儿便接住她,拍了拍她的后背,笑着道:“你醒了便好,来,站起来走一走,你身上的衣裳鞋子都是我给你做的,你看看合不合身。”

叶娇这才反应过来她现在不是人参模样,而是人形了。

成人了……

小人参精愣了一会儿,就在胡玉儿觉得她是不是被雷劈了一遍后变傻了时,就看到小人参突然看向她,紧着声音问道:“玉儿,玉儿……我是怎么回来的?”

胡玉儿索性也盘腿坐到了叶娇对面,笑着对她道:“你之前渡劫不成,我以为你……不过安郎给你的那根凤凰毛起了作用,他说你去了你该去的地方,就几天前有只兔子精说瞧见这洞里的玉在发光,我就来瞧,便看到你在里头了。这石头是回魂石,加上凤凰羽毛,你运气是真真的好,这都过了快一百年了。”说着,胡玉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挺好认的,这叶子长得和以前一模一样。”

叶娇也跟着摸了摸,便摸到了头上长起来的小叶子。

到底,还是长出来了……

不过很快叶娇又问道:“只有我么?没有别的?”

胡玉儿疑惑的歪歪头:“没了啊,还有谁?”

叶娇没再说话,只是愣愣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突然掉了眼泪。

晶莹的泪珠儿一串串的掉,啪嗒啪嗒的打在她的手背上,止都止不住。

这把小狐狸给吓坏了,赶忙伸手抱住了叶娇,轻轻地在她后背拍了拍,紧张兮兮的问道:“怎么哭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就知道那坏鸟又骗我!你等着,我去问他。”

叶娇并不知道坏鸟是谁,她只是拽着胡玉儿的手,摇摇头,然后抱着她,声音有些低又有些软:“我好想,做了个梦,很长很长的梦。”

胡玉儿便抱着她,小心翼翼的问道:“噩梦?”

小人参把脸埋在小狐狸怀里,声音轻轻:“不,是美梦,美的我都不想醒过来了。”

最终叶娇也没告诉胡玉儿自己经历了什么,她只是经常去河边盯着溪水里的自己的倒影看,抱着膝盖,不知道想什么。

只是小人参无论过了多少年,心都是纯白清澈的,她不愿意让胡玉儿为了自己担心,也就不曾多说什么。

可是叶娇从回来那天起就默默地在山洞里用石头写字,算时间,想他了就加一笔,只是一直到她默写完了整篇药典,都没能等来那个人。

胡玉儿并不知道叶娇在烦心什么,她只当叶娇是刚刚涅盘重生,心绪不宁,就天天同叶娇玩在一起,哄她高兴。

叶娇哪怕曾经走过一生,但是人的生命实在是太短暂了,百年时光在小人参精的生命里算不得多长,即使她在那百年当中经历的事情多的数都数不清,可是性子从未变过。

对着小狐狸时,叶娇脸上的笑容渐渐多了起来,不过依然雷打不动每天会用上一个时辰的时间去山洞里托着脸看着回魂石,格外执着,也分外虔诚。

而在这段日子里,叶娇也知道了书生的身份。

原来小狐狸喜欢的书生是鸾鸟,怪不得叫卢安呢,叶娇同样知道了救了自己命的凤凰羽毛是书生给的,他便去找书生道谢。

书生则是笑着道:“不用谢我的,这羽毛也是有个老家伙早早算到你有这么一劫,便交给了我,只是那时候我不知道是要救你的,后来站不出了确切时辰,这才给了你,你要谢,谢他便是。”

小人参精微微一愣:“这些都能算出来?”

一旁正在晃悠着尾巴捏着毛笔上的绒毛玩儿的小狐狸凑过来,道:“可别小看了这些老妖怪,他们什么都知道,就比如你眼前这个,修行了万年,占卜厉害着呢。”

书生脸上笑容有些无奈,哪怕他知道小狐狸是夸他,可是依然要抗争一下:“万年不算长,还有比我大的多的……”

小狐狸瞥了他一眼,书生立刻闭口不言,走过去摸了摸小狐狸头上的白色毛耳朵,胡玉儿这才笑着眯起了眼睛。

叶娇知道,胡玉儿现在是能够把耳朵尾巴收回去的,但是听她自己说,自从书生是鸾鸟的身份暴露后,胡玉儿也就懒得多做掩饰,放出来反倒自在,而书生似乎也迷上了这人毛茸茸的耳朵和蓬松松的尾巴,两人都喜欢,胡玉儿自然怎么自在怎么来。

小人参却是摸了摸头顶上的草,心想着,自己现在还修炼不到家,头上长草都收不回去。

之前想过揪掉,不过现在又没有谁需要瞒着。

叶娇眼神一黯,可很快就重新振作。

相公从不骗她,说过会等,那就是会等,他会等自己,自己也会等他。

反正妖精寿命长,她等得起。

这时候就听书生道:“说起来,这两天应该会有客人来的。”

胡玉儿立刻抬起头,微微眯起眼睛道:“谁?”

书生对于小狐狸时不时暴露兽性的目光早已见怪不怪,笑容温和道:“就是之前给我羽毛的凤凰,他一直住在丹穴山中,这次难得出门。”

小人参眨眨眼,她没见过凤凰,也就不知道凤凰是个什么模样。

不过自己的命是人家拔下来的毛救回来的,叶娇便道:“他来的时候,我想当面道谢可以吗?”声音顿了顿,叶娇轻声道,“我……我还有事情想求他帮忙。”

凤凰那么厉害,能帮自己复活,那是不是也能找回相公?

若是可以,她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的。

倒是胡玉儿从书生嘴里听到过几次,便道:“不要指望那些大妖怪会答应你什么,他们修炼千万年,都已经不是寻常妖精了,无欲无求,还是小心些好。”

这一次,书生点头赞同了自家娘子的话:“凤凰是神鸟,而且他的脾气冷淡,行踪缥缈,寻常是找不到他的。”

叶娇偏偏头,有些疑惑:“那你为什么知道他要来?”

书生轻咳一声,鉴于胡玉儿在,他便从不说谎,就坦白道:“我父亲当初还是颗蛋时,被遗弃了,是他帮我父亲寻了一只符禺山的鴖鸟代为孵化,这才让父亲出生,我父亲也就认了他做父亲。”

胡玉儿出生后便于族人不够亲近,什么亲戚关系一概不知。

倒是叶娇历经好几代,儿孙满堂,便下意识道:“这么说,他是你祖父?”

书生又是轻咳一声,却没有反驳。

反正鸾鸟认了凤凰当长辈,这本来就没什么丢人的,书生虽然现在见到凤凰也不喊爷爷,不过两人的关系倒是不可否认。

胡玉儿的关注点则是在其他地方:“这么说,他和你一样,年纪不小了吧?”

书生伸手捏了捏胡玉儿的尾巴毛:“和他比起来,我年轻多了。”凤凰是神鸟不假,但是要修炼成他那样,没有个几万年是成不了的。

胡玉儿想想也对,人家都是爷爷了,自然是要大些的,不过是长辈上门,还是个传说中才有的神鸟凤凰,小狐狸难免有些紧张。

小人参则是在心里想着要怎么谢谢人家的救命之恩,思来想去,她去寻了一株很难得的草药,编成花环,还用法术加持,可是做完了却觉得有些拿不出手,就只是撂着,准备到时候再说。

而这天傍晚,天边刚刚被夕阳染红的时候,竹屋内的三人同时感觉到身子一沉。

这是一种本能,在遇到比自己强大很多的妖怪乃至仙神时候,总会下意识想要自保。

之前书生是刻意收敛了自己的压力,这才能隐匿于无形,让这山中妖兽皆以为他是普通人,连小狐狸都瞒过去了。

可现在,来者显然是半点都没想要遮掩。

小狐狸先反应过来,她尾巴上的毛都炸开了,头一件事就是从椅子上蹦起来,左手拉着书生,右手抱着小人参,准备跳窗户逃跑。

不过书生安抚一般的搂住了小狐狸,伸手在她后背上拍了拍,温声道:“不碍事,是凤凰来了。”

话音刚落,门分左右,男人缓步走进屋内。

书生扭头一瞧,便是一愣。

虽说凤凰行踪缥缈,不过书生还是经常见他的。

哪怕这个“经常”指的是万年时间里见过不到十面,但相对于其他精怪来说,书生算是见他次数最多的。

而在书生的印象里,凤凰是神鸟不假,它的本体五采而文,世人都说他明艳灿烂,“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这当然有臆想在,不过他的羽毛漂亮至极,光彩夺目,无一处不完美。

可是他成人型时却很是低调,穿的衣裳不是玄青便是墨色,鲜少有鲜亮颜色。

谁知道今天男人一身玄色衣裳,上有暗金色花纹,而衣领袖口均是红色,就连腰带都是正经的大红色,看上去……绑个红花就能成亲了。

书生不由得道:“今日怎的这般打扮?”

凤凰不言,只是往里看。

而后,就对上了小人参的眼睛。

下一刻,书生惊讶的发现,男人笑了。

谁都没见过凤凰笑起来是什么样的,他就像是化形的时候把脸给固定了一样,一点表情都没有,如同戴了张漂亮面具一般,冷淡淡的,像是万年化不开的寒冰。

可是这次,男人笑的十分温和,好似初春时冰雪消融,透着浓浓的暖意。

胡玉儿有些摸不清楚情况,茫然的看了看书生。

书生则是被吓到了,一脸错愕。

唯一没有走神的便是叶娇。

这个男人,她没见过,叶娇是当真没有见过的,男人生了一张好看的脸,到底多好看叶娇形容不出来,反正是好看得很,可却让叶娇无比熟悉。

那人看自己的目光,还有笑起来眉宇之间化不开的柔和,都让叶娇觉得眼睛里酸酸涩涩的。

可她没哭,也没激动,而是犹豫着往胡玉儿那里凑了凑,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问了句:“你,你喜欢看书吗?有画儿的那种。”

书生:……

胡玉儿:……

男人则是微微一笑,走上前来,低垂眼帘掩饰住了眼睛里几乎升腾而起的热烈,生怕吓坏了眼前的娇娘子,声音轻缓道:“我喜欢我们一起看,我还喜欢吃白煮蛋,喜欢握着你的手睡觉,我还答应你,我会等你,多久我都会等的。”

叶娇先是惊讶,而后就瞪大眼睛,泪水终于掉了下来,可是笑容却慢慢的扬起。

男人握着她的手,缓缓的收紧手指。

十指紧扣。

为了等她,男人过了千万年的时光。

为了前世那初次的相遇,他将自己最宝贵的尾羽交给了鸾鸟,为的就是救活自己的娘子。

他等着,盼着,一个人在丹穴山为了以后而努力。

前一世的他用尽一生积累财富,只是为了护娘子一生周全。

这一世的他将千万年的时光都用来修行,也是为了他们能有长长久久的未来。

如今,终于盼到了这一天,男人却没有述说自己过去独自等待的清冷,也没说凤凰涅盘时烈火焚身的辛苦,只是笑着,轻轻地对着叶娇说了句:“娇娘,我终于等到你了。”

叶娇却不是真的无知无觉,她单纯善良,可是也能从之前书生的话里猜到前因后果。

她不过是等了这人百来日,可他,却等了自己千万年。

叶娇说不出话,只管伸手把男人抱了个满怀。

这让旁边的书生被吓得倒吸一口冷气,胡玉儿大约是没见过凤凰发怒的模样,也不知道这凤凰在丹穴山那边有多大的赫赫威名,这会儿只是抬抬眼眉,用手肘戳了戳书生,小声道:“相公,我瞧着小人参相中这个鸟……凤凰了。”

书生没说话,脸上的表情已经茫然成一片。

胡玉儿则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鼓了鼓脸颊,又戳了戳他:“要是他们真的好了,以后小人参是不是就是我们的奶奶了?”

书生:……

“她的孩子也是蛋吗?”

书生:……别理我,我想静静。

凤凰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的,不过凤凰没开口,准备以后用这件事情让小人参开心一下。

而叶娇则是完全没注意到那边两个人在嘀咕什么,她把脸埋在凤凰怀里,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裳,轻声呢喃:“相公……”

“嗯?”

“相公。”小人参却想不到说别的话,她只是笑着抬头,而后将自己做的花环直接放到了凤凰头上。

这花环是好看的,只是在凤凰身上显得有些不搭配。

不过凤凰丝毫不介意,他脸上依然是温和的笑,而后拉着叶娇的手道:“娇娘想喊我做相公,我们还差了一步。”

叶娇眨眨眼,恍惚间有些分不清前世今生:“孩子都有了,还差什么?”

书生:……!

小狐狸:……老不修!原来你早就盯上了我家可爱的小人参!

凤凰则是一抬手,只见叶娇身上转瞬间便是凤冠霞帔,身后灿如霞光,竟比这晚霞还耀眼些。

叶娇低头看了看身上穿着的衣裳,又伸手摸了摸头上的凤冠。

而后就摸到了自己还探在外面的两片叶子。

凤凰同样见到,不由得一笑:“娘子头上长草的时候也是很好看的。”

叶娇脸一红,没说话,只是伸手轻轻捶了他一下。

而后,凤凰就把叶娇待回了丹穴山,说是要成亲,今天就是好日子,回去成亲再回来。

小狐狸也想去,拽着书生的脖子晃悠,逼得书生只能化成原型,驮着同样化为原形的银白色小狐狸,跟着凤凰飞到了丹穴山,参加了这次轰动三界的婚礼。

凤凰却不管别人怎么想,利落的拜堂成亲,然后抱着自家娘子入了洞房。

娇娘许他一生安乐,他许娇娘一世新生。

他们的未来,还长的很呢。

(全书完)

《福运娇娘》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搞笑笔趣阁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搞笑笔趣阁!

喜欢福运娇娘请大家收藏:(m.gxjxc.com)福运娇娘搞笑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娘娘每天都在盼着失宠 色已成空 上船 木叶之七百年后 贵妃每天只想当咸鱼 望族嫡女 修真归来在都市 上善若书 诸天之死亡太阳神 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 心算 上门女婿 无敌傻小子 鹰奴 十全食美 海贼之绝世亚人 游荡在综漫的恶神 三国之大汉崛起 重生之神帝奶爸 仙武大明星
经典收藏 婚姻榜 如珠似玉 南山承斋之杜未传奇 好一朵美腻的白莲花 福运娇娘 林府长女[红楼] 穿越之农家子种田记 一剑九琊 大祭司 红楼之开国风云 魔道祖师 废女逆天,凤凰重生 舞夜奇谈 总有情敌想要攻略我2 心机美人 靠种田在修仙界当大佬 我在绿茶窝里夹缝求生(女尊) 大佬穿成女配(快穿) 点龙笔 一问仙机[修真]
最近更新 我靠科技种田兴家 魔法仙妻 佩后 海葵[综] 万兽怂主 我全校都穿越了 红楼之群英荟萃 大佬她一直在作死 科举让我富贵荣华 带着生活游戏去古代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快穿之炮灰她成了大佬 反派大佬穿成炮灰(快穿) 皇家级宠爱 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 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 屑王之子 名著世界当女配 高危职业二师姐 无限王座
福运娇娘 安碧莲 - 福运娇娘txt下载 - 福运娇娘最新章节 - 福运娇娘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